英魂之刃手游全部版本:萬方期刊網,快速職稱論文發表權威機構

  • 熱門搜索:
您的位置:首頁 > 英魂之刃兑换卡 > 論文分類> 淺析現代新儒家的內容及其意義

英魂之刃兑换卡 www.zyojd.icu 淺析現代新儒家的內容及其意義

來源:英魂之刃兑换卡  時間:2018-04-11 16:23:40  點擊:

  么瀾

  (黑龍江省 哈爾濱 黑龍江大學研究生學院 150080)

  摘要:現代新儒家文化思潮起源于于二十世紀初,是學者們對五四新文化運動產生的影響和中國傳統文化面臨的現狀所作的反思。現代新儒家學者以重建儒家體系為理想,推動了學術界對傳統文化和西方學術的深入理解。本文從了解現代新儒家的發展基礎上,簡要探討現代新儒家的思想內涵,及現代新儒家的現實意義。

  關鍵詞:現代新儒家;儒學;現代轉型

  五四時期以來,作為傳統文化的主干儒學在西學日益興盛的情況下受到反傳統思潮的抨擊。在西方文化的沖擊與中國現代化問題的影響下,一股現代新儒學涌入中國,他們感受到儒學在現代的日益衰落,希望能把西方哲學思想融匯于中國傳統文化中,從而實現中華文化的復興。現代新儒家學者能夠重新審視傳統儒學,謀求與現代發展,進而推動中國傳統哲學的現代化發展。

  一、現代新儒家思潮的興起

  20世紀以來儒家哲學正在經受著嚴峻的考驗與挑戰,現代新儒家的興起可以追溯到19世紀末康有為的儒學改革。在20世紀初,中國為實現救亡圖存發生了幸亥革命,推翻了統治中國2000多年來的封建君主專制制度,建立中華民國,儒家哲學作為正統意識形態的歷史正逐漸淡化。同時在文化方面,辛亥革命后, “尊孔”的大旗高高舉起,五四青年紛紛認為鞏固共和最好的方法就是引進西方文化的“自由平等獨立”學說,他們認為只有“民主”與“科學”才能救中國,因為“孔教與帝制,有不可離散之因緣”,所以必須“打倒孔家店”。然而最根本在于經濟,西方的資本主義擊敗了中國的中央集權,世界正處于快速發展的工業化時代,儒家傳統文化的延續必須適應中國社會的轉型而轉變其思想,由此新儒家思潮開始興起。

  馮友蘭在《中國哲學史》中曾提出“新儒家”一詞,這里的“新儒家”是指將孔孟學說發揚的程朱理學,并不是現代學術界所講的新儒家。現代新儒家是五四運動以來闡釋和接續儒家文化為己任,力圖用儒家學說融合貫通西學以謀求中國現代化道路的一個學術思想流派。因其區別于先秦儒家和宋明儒家,故而把20 世紀以復興儒學為旗幟的這個流派稱為“現代新儒家”。現代新儒家有三個階段的發展時期:從“五四”到 1949 年現代新儒家學派的創立、發展為第一階段,其影響主要在大陸。主要代表人物有梁漱溟、熊十力、張君勱、馮友蘭、賀麟等人。五十年代以后,現代新儒家在港臺地區又得到了新的重要的發展,第二階段的主要代表人物有唐君毅、牟宗三、徐復觀、方東美等人。80 年代以來,現代新儒家進入第三個發展階段,代表人物有杜維明、劉述先、成中英以及余英時等海外學者。方克立說過“在現代中國的各種思想潮流中,除了馬克思主義之外,比較具有繼往開來意義、在理論上有一定的創造性、影響較大而且生命力較長久的,唯有現代新儒家”。[方克立.關于現代新儒家研究的幾個問題[J].天津社會科學,1988(04).] 1985年,杜維明在大陸宣講儒學,他以東亞文明即亞洲四小龍的經濟騰飛為例向人們闡釋儒學的現代活力,激起中國學術界熱烈的討論。儒學與現代化,儒學本身能否現代化等問題成為爭論的熱點。在海外學者與牟宗三、徐復觀等人的著作傳入大陸并引起高度重視,大陸學者對這些新儒家學者的觀點進行反思與審視,并給出自己的回答,現代新儒家思潮正是在這種情況下應運而生。

  二、現代新儒學的內涵及特征

  迄今為止對現代新儒家最具代表性的定義是方克立、李錦全指出:“所謂現代新儒家是指“五四”以來,在強烈的民族文化?;饈兜拇碳は?,一部分以承繼民族文化之慧命自任的知識分子,力圖恢復儒家傳統的主體和主導地位,重建宋明理學的‘倫理精神象征’,并以此為基礎來吸納、融合、會通西學,建構起一種‘繼往開來’、‘中體西用’的思想體系,以謀求中國文化和中國社會的現實出路。[方克立、李錦全.現代新儒學研究叢書[M].天津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頁.]現代新儒學以中國儒家文化為精神實體,強調文化的根基,現代新儒家也不單單復歸先秦儒學,而是能夠將儒道與西學交融,并對歷史文化懷有敬意。

  在早期,現代新儒家對儒學現代意義的詮釋基本上是站在中國文化復興的角度上來表達。1921年,梁漱溟發表《東西文化及其哲學》,書中對西方現代化進程中的科學至上、機械物質文明、工商資本化、個人主義至上等思想進行了系統的批判,并以儒家直覺、樂感之仁為救治之道,認為整個世界將迎來中國文化的復興。梁漱溟在此書中確立了以“人生問題”解決“中國文化問題”的基本理路,試圖通過一個系統的哲學論證來確認儒家精神的文化地位.他希望通過禮樂教化、風習成俗的方式培養民眾的道德人格,并由此建立倫理本位的社會組織和政治秩序。梁漱溟聲稱自己在學術上“除替釋迎孔子去發揮外更不作旁的事”。[梁漱溟.梁漱溟全集[M].山東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第344頁.]張君勱作為早起新儒家代表人物在其《人生觀》的演講中主張“主觀的、直覺的、綜合的、自由意志的”人生現,而反對所謂科學的人生觀,認為“人生觀問題之解決,決非科學所能為力”。[張君勱,丁文江.科學與人生觀[M].山東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第38頁.]由此引發了大規模的“科玄論戰”。在科學與人生觀對峙之下,張君勱將他的學術重點放在對于儒學價值的闡釋上。張君勱認為儒家最大的價值在于將人的道德性呈現出來,解決了科學無法解決的問題。他所主張闡揚的儒學價值傾向于儒學在歷史上形成的基本價值與哲學道理,所以他說:“吾此所謂儒學,以哲學思想為范圍,與宗教無關,與政治社會無關,……但就孔孟以來及宋儒所確定之哲學基本范疇為東西古今所共有討論之,發揚之,期其能超出乎此一是非彼一是非之門戶之爭,而在一種新觀點之下使儒學得所憑借而因以復興”[張君勱.儒家哲學之復興[M].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6年版,第54頁.]張君勱是復興儒家精神的重要推動者,他尊重中國傳統文化,他始終相信中國現代化離不開儒學的現代化,而儒學的現代化也促進了中國的現代化。作為第二代港臺新儒家,牟宗三努力體會儒家思想的精髓,完成了一種道德形上學的現代重建,牟宗三突出的貢獻在于明確提出并集中思考“內圣之學如何開出新外王”,其思想體系中內圣與外王、思辨與踐履、形上本體與現實生命之間的契合與背離,在相當程度上已成為現代新儒家自我突破的困境和契機。杜維明是積極推動儒學傳統現代發展的國際儒家學者。在他看來,儒學作為一種倫理,既是體驗之學、實踐倫理,也是一種生活方式,儒家的基本理念就是“做人的道理”,所以他說“儒家傳統的基本關懷是學以成人”[杜維明.儒教[M].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版,第3頁.]

  從現代新儒家學者對其內涵的概括來看,現代新儒家的基本特征可以總結為以下幾點:在方克立看來現代新儒家接續儒家以“道統”為己任,力圖把儒家學說與西學匯合以謀求儒家思想的現代化發展。趙德志認為,“新儒家”的宗旨是:分析中國傳統文化的構成,以闡明只有孔孟到程朱陸王一脈相承的儒家思想才是中國文化的真正核心和根本精神;對19世紀以來中西文化沖突的歷程進行反思,以證明只有以儒家思想為主體來吸收改造西方近代文化,才是當代中國政治文化的唯一現實出路。[趙德志.現代新儒家漫論[J].社會科學輯刊,1988(01).]也有學者認為現代新儒家以“憂患意識”為起始,采用“返本開新”的方式發揚儒學。以上我們可以看出,現代新儒家對傳統儒學的承繼是被重視的,他們注重發掘儒家文化中具有現代化意義的因素,推動中國傳統文化在現代的傳承與發展。

  三、現代新儒學的現實意義

  追溯現代新儒家發展歷程,他們最早以文化改良派代言人的身份出現,糾正“五四”時期非理性主義和反傳統的矯枉過正,深入闡釋中國傳統儒家文化蘊涵的精神,始終保存民族傳統文化的活力。現代新儒學在促進中華民族與中國文化的復興方面獻出自己的一份力,現代新儒家是文化的融合者而非復古者。現代新儒家的代表人物大多是學貫中西的學者,他們能公正的看待中西文化積極與消極的因素,在不斷總結經驗的基礎上推動儒學的現代轉型。

  現代新儒學融合了傳統的儒家思想與現代的精神,摒棄了舊有的封建思想,這樣的新儒學思想適合現代的發展。現代新儒家從文化的精神、物質、制度這三個層面,說明了他們在考察文化的價值時,最看重的還是其精神層面。現代新儒家肯定了物質和制度層面作為社會文化的組成部分有其重要性,通過理解現代新儒家學者的思想有利于儒學在現代轉型。現代新儒家傳繼宋明理學認為的通過人的自我修身努力能夠達到完美境界的思想,并且強調道德意識。現代新儒家認為儒家人文思想有永恒的價值,十分看重生命的價值,新儒學通過對人性德育的發揚促進生命的健康發展,對人生觀有積極的意義。梁瀨溟認為,人類生命的意義在創造。“人類為什么還能具有這么大生命的創造性呢?就因為人的生命中具有智慧”。[李凌已.梁瀨溟學術文化隨筆[M].中國青年出版社,1996年版,第17頁.]所以作為當代青年的我們要了解自己的追求,了解人生,通過不斷學習提高自己的修養,人生便有意義,這樣才能實現人生的真正價值。現代新儒家“內圣”與“外王”思想促進儒學在現代的發展,青年在現代新儒家思潮的影響下,能夠在學習與創造中培養然德性,從而實現人生的價值與意義。

  儒學現代轉型的發展符合中國現代化的建設,儒學現代轉型是對傳統文化的繼承與認同,現代新儒家思潮作為一種非制度化的社會思潮,擺脫了舊經史研究的模式,以獨立的姿態、用現代的方法傳播文化,其特點是古今銜接、中西貫通、源于傳統、立足于現代,是真正符合中國現代發展的文化。儒學現代化發展與現代轉型是不可避免的,現代新儒家推動儒學在各方面發展,不僅對自我、人生產生深遠影響,還能夠應用于社會,他們通過中西價值對比、中西對話來謀求儒學的現代發展,也致力于對傳統中的精華進行繼承、發揚和創新。現代新儒家以維護儒學的地位和價值為立足點,并調適儒學以應對現代性的沖擊,通過現代新儒學的傳播能夠影響到中國文化的整體建設與未來發展,因為中國的文化發展離不開儒學的現代發展。現代新儒家立足于本民族文化推動儒學現代轉型,無疑為中國文化在世界文化大舞臺發展指明方向。

  參考文獻:

  [1]梁漱溟.梁漱溟全集[M].濟南:山東人民出版社,1989.

  [2]韓震等.新時期中西哲學大論辯[M].南昌:百花洲文藝出版社,2006.

  [3]張君勱.新儒家思想史[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6.

  [4]沈小勇.現代新儒家儒學現代化思想論衡[D].蘇州大學,2011.

  [5]方克立.關于現代新儒家研究的幾個問題[J].天津社會科學,1988(04).

  [6]包雅瑋、劉愛蓮.現代新儒家思潮對青年的影響與應對[J].中國青年研究,2014(07)

  作者簡介:么瀾(1993—),女,漢族,河北唐山市人,學生,哲學碩士,單位:黑龍江大學研究生學院哲學一級學科專業,研究方向:比較哲學。

淺析現代新儒家的內容及其意義相關期刊:

?